博客首页  |  [酷评中国]首页 

酷评中国
博客分类  >  其它
酷评中国  >  其它
他们,预测了汶川大地震!

11553

他们,预测了汶川大地震!

翟明磊

 

 

我相信,我的民族能接受一切真相。

 

————笔者

 

龙门山带曾发出地震预报会商卡,没人理睬!

 

壹报独家披露,地震局预报员正式填写会商卡预测汶川地震,却无人理睬,这是地震局内部承认的唯一一份来自龙门山的预报,却被官僚主义忽视了,至今这份预报成为烫手山芋,被掩盖,被保密……

 

预报员被威胁……

 

这个成功的预报员生存状态让笔者明白地震为何报不出来了!

 

汶川地震后,中国地震局、四川地震局召开数十次新闻发布会与咨询通报会,发言人称: 地震不可预测,这次汶川地震情况尤为特殊,震前没有发现任何前兆信息,没有前震,没有收到任何预测意见。

 

这是谎言,潘正权的故事就是证据。

 

潘正权只有中专学历,71年以前是矿区的井下工,喜欢研究井里的古化石,被工程师看中后,着力培养成为当时群测点的观察员,在群测点多次预测地震,才被招为德阳市地震局正式干部。他向工程师苦学地震预测知识,曾成功预测汉旺地震,道孚地震,黑水地震,松潘地震(参与),而在地震圈小有名气。1974年参加地震工作,在台站五年,1979年调原什邡县地震办工作五年,1984年调德阳市防震减灾局,一直搞地震预测工作预测地震至今,还是一主任科员。

 

局长一边打麻将,一边挥手!

 

笔者刚坐定,向他以前成功的汉旺预测表示敬意——这是写入<<中国震例>>的漂亮预报。

 

潘正权一挥手,“唉,不好说,一说起我就心疼。开会时,四个同志,科长,副局长都不同意我的预报,我坚持要报,我有足够证据,他们说你不能以德阳市地震办公室名义填。以个人名义填。填好后办公室不给我盖章,为这个事,我吵,找局长。这个局长他想什么时候打麻将就打麻将,我去找他,他在打麻将,而我好多天没得休息都在研究地震。我找到局长,说科长不让我填,副局长反对,我盖章的意思不是让你们承担责任,只是证明我是这个单位的人,局长打麻将,把手一挥:给他盖给他盖。——就这样我提前十二天成功预报汉旺地震。”

 

听得蛮令人心酸,我想此人大约是个直肠子。

 

他犹豫了一下。

 

“你是我第一个接受谈话的,因为地震后,我收到了短信:‘这里面牵涉到上面对整个地震预报的处理,你一定不要开腔,要小心。’所以我什么都不敢说,有个记者跟了我三天,我什么都不敢说啊。现在我不想干了,过完年就退休。”

 

潘开腔了。

 

河水有了青霉素味

 

2008319,什邡地震办公室,告诉潘正权,马井镇万兴社区去年十二月份之后出现井水变色。而且水里有青霉素味。潘正权立即动身去了,之后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条小道之隔,小道北面很多井有问题,南面则没有异常。321在同一个镇与马井相距几公里外几十户人家出现同样的情况。潘正权在纸上一划,一个断裂带明显出来了。潘警觉地回想起松潘地震时同样的事情发生过。潘立即得出初步结论:隐藏断裂活动引起地下物质渗溢,引起水变色变味,属于地震宏观异常。

 

潘的论断,还有其它支撑——当时什邡一带小震活动不断,多为三点二级地震,2008年元月后发生了一串小震群,这个范围,以三点八级为中心发生了一圈圈小地震,从北向南成串发生。潘心里打鼓,难道龙门山断裂带又活跃起来了?

 

潘正权上报给四川省地震局,省地震局没有理睬。“你们自己化验一下吧。”四月十五,什邡地办化验结果出来了——锰重金属超标。

 

四川地震局就没有什么消息了。

 

潘正权有点急,万一出了问题算我头上怎么办,他受到汪成民在唐山地震中在局长门口贴大字报的启发——我可以发文件嘛。——发文件,潘正权也花了点劲。就在落实地震宏观异常时,德阳地震局一个领导说:“能不能往环境污染上改嘛,不要说是地震嘛,现在要稳定。”潘正权坚持是地震宏观异常。这位领导一句话不说,脸色不好看。

 

于是德阳市防震减灾局200818号文件诞生了,这份前所未有的红头文件,抄送三十个单位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大家,上面写明发现地震宏观异常。四月十六日抄送四川省地震局,潘正权心想,“我发正式文件,你四川地震局总得睬我了吧。”

 

怪了,没有人睬德阳的人,正式文件也没有用。

 

没有人任何来理我

 

2007117,在成都召集开的四川省地震趋势讨论会上潘正权要求把他这个区域划进地震关注区域,没有人睬他,潘正权有点恼火:“我这样不好回去交待!”

 

200849,在雅安召集的四川省部分地方地震局地震趋势讨论会上, 凉山州防震减灾局代放科长提出:近期南北地震带中段小震围空异常,有7级地震的形势在增加。也同样受到冷落。

 

左等右等。430号德阳地震区金河台数字倾斜,GL值马尔康小金间出现异常。潘正权明白这不是开玩笑了。当天他填写了正式的标准会商卡。

 

“确定小金南地区为震区。震级五级。依据为水井,电磁波,倾斜,小震活动分析。时间为5月”。

 

为什么确定五级,潘正权苦笑,“我毕竟是中专毕业,见识得少,龙门山地震带最高也就六点二级,我不敢报高,再说一般来说八级地震前震为六级,我想当时三点五级前震,主震最多五级。唉,要是和别的专家商量一下就好了。”

 

潘正权报的小金南地区在12日汶川地震七度区内,受灾也不轻。(按国家七度区的定义:房屋损坏-房屋轻微损坏,牌坊,烟囱损坏,地表出现裂缝及喷沙冒水)

 

会商卡潘正权郑重上交了四川地震局地震预报研究所。

 

没有回音。

 

也没有人来落实。

 

56出现异常,金河台发现倾斜变化了三倍。确定无疑的异常,潘正权上报四川省地震局。

 

还是没有人来落实。

 

512汶川地震前几天,一直成串的小震活动突然没有了。这是极不正常的。

 

当然还是没有人来落实。

 

地震了,死人了。

 

612开会了。四川省下半年趋势会商会。

 

在会上,大家沉默了。潘正权很奇怪:平时这种会都没啥地方上的人发言机会。这一次安排他第一个发言。要听他分析下半年宏观趋势。潘正权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国际上出名的院士大学者。潘很不客气,一下子把材料摊开,说震前有情况,宏观也有,微观也有,“我也填了会商意见卡,没有人理我。我在不得已情况下才以文件形式发到三十个部门。震前,省局也知道我们异常。”

 

四川省局的人说“潘正权你是提过意见,但你说的是五级和八级相差两级。”潘正权大声说“总比你们不划圈圈,连个龙门山监视区都不画好些吧!我是黑屋子摸门,起码说有地震,你们连有都没有。”

 

听了潘的话。总结时,四川省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程万正哭了,而且哭了好几回。

 

原来地震局发现唯一在局里龙门山地震带提出三要素的只有潘正权,唯一报异常的是潘正权。可是……

 

在会上哭了的程万正面对公共媒体称:汶川地震,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预测信息。

 

他在撒谎。

 

四川地震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程师说:如果潘报了地震会商卡与异常,四川省地震局去落实了,认为不会发生地震,那就是业务水平不够的问题,现在四川省地震局根本没有去落实,那就是工作不工作的问题了。

 

成了诸葛亮

 

在之后的各种地震局会议上,潘正权成了中心人物,他定宏观就是宏观,他定异常就是异常。潘正权想起地震前,地方的人员是边缘人。连开会都是在街边店吃个饭发个文件袋再给五元钱就打发了。风光之际,潘心里不是个滋味。

 

汶川地震后国家给了地震局二千万做考察。潘正权作为唯一特邀代表,分在第二组。他的调查与众不同,走路,从汶川走到北川,每天走几个县,他们收集了上千个宏观异常,仅潘所在组就有上百条。

 

这才发现有大量的宏观异常,而且是必震信息,但震前报不上来,当时没有人重视。“震前牦牛不上山。山上野鸡满山飞,震前鸭子不下河。震前鸡跑到树上睡。”有个绵竹人雷新和,99年经历过地震,地震前几分钟,鱼拼命往外跳,跳了二百多斤出来落到稻子上,忙着去逮,就在那同样的地方,三十九号径,又出现这种情况,汶川地震十二号当天下午二点多,地震前几分钟,雷兴和他就喊,鱼又跳了,要地震罗,他们八十多口人全跑出来。房子倒完,一个人没死。汉旺林业局木材管理站站长,他在李县干了八年地震监测。发现地震前几天蚂蚁搬家,黄蚂蚁一股一股往前冲。第二,是当天上午,看到一条大蛇,平时是看不到的。陪客人喝酒,打麻将,说狗是怎么回事,狗老是刨坑坑,乡村说狗刨坑坑就要死人。这个同志想到了,他说以前地震也经历过,他想会不会是地震喔,他想给地震办报告,可是我报了,没震咋负责任,迟疑了,地震了,把他从屋里摔出去了。”

 

地震局钱越来越多,台站却越来越少

 

潘正权为啥敢报地震,能报地震,正因为他是个直肠子。在别人眼中他是个愣头。在地方局,预报人员是最不吃香的人物。因为不报地震,没事,地震局认为地震本来就很难预测,报了地震,简直是给领导添麻烦。

 

潘正权说“我只有这一个本事,我不报地震干不了别的。”德阳市地震局领导一度想把预报部门撤销。一位副局长说,地震预报在汶川地震作用一点作用都没有喔。偏偏正是这个副局长,在2007年任代局长时把德阳仅剩二个台站又撤掉一个——重要的清平监测站撤了,只剩一个人守着。

 

德阳原来有四个台站,国家越给地震局拨钱,台站越减少, “在我们德阳市三百六十万人,四千多平方公里。德阳市境内,四川省地震局只给我们下了一口井。安了他们的数字仪器。我们不知道钱用哪了。也不知道总理曾给特批基金,加强龙门山断裂带的监测。”

 

汶川地震时整个德阳只剩下金河台,潘正权靠这唯一台发现异常。

 

地震时,金河台也完蛋了。德阳现在没有台站了!

 

地震后,国家给了地震局巨额的资金,可是没有人来给德阳重新建台。

 

潘正权让四川省地震局重新来选址。四川省地震局回答,可以,要三千元车马费。

 

潘正权欲哭无泪。

 

因为预测了龙门山断裂带地震,得罪了四川省地震局,历来是先进工作者的潘正权,今年没有评上先进。

 

潘正权极其沮丧:

 

“这个地震预报确实难,说老实话,汉旺地震,松潘地震,汶川地震,我发现这些领导震情观念越来越淡薄,地震部门是他们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单位。 震前我申请到六万费用加强监测。全部被他们用来搞宣传做教育基地了。有的领导把人民的钱不当钱,搞了几十万,搞了监测设备,由于不配套,有的连验都没验收就作废了,这次地震掩盖好多事情。”

 

一个成功预报员的苦态

 

“我再也不想干了。他们让我写材料,说我和李有才走得近了,是反党联盟,让我交待我们是如何搞地下活动的。”

 

“你不知道,在下面——天都看不到。”潘正权一声长叹。

 

“他们对我太过分了。我在德阳是个地震权威。工作35年还是个主任科员。我向省地震局、国家地震局要课题,人家都不认我。我向德阳市科委打报告,人家都不批,说我没得资格做。——主任科员有啥资格。96年第二任局长是武装部长。副局长,原来是水电局局长。地震局第一把手,除第一任外都是空降来的,从地震一步步干起来,没得想。地震前,组织部一个副部长他说,你这辈子到退休只能做主任科员。

 

谈话中,潘正权多次唉叹自己是主任科员,”人微言轻”。

 

2004年为了助理调研员的一个名额,潘正权不得不与一个初中毕业的会计同台竞争,局里十六个人开会,领导在开会前做了“工作”,十五个人都不投他的票,潘正权只有自己投了自己一票。而一个校医在地震局评为地震助理工程师。

 

潘正权妻子没有工作,一家重担在肩上。

 

蚊子腿上刮肉,连奖励潘正权预报汉旺地震的一万元,局里只给他一千九百元。

 

这一次他得了德阳市抗震救灾先进个人,拿了二千元,并不是因为他预报了地震,而是灾后他帮市领导起草安民告示,震情监视有功。

 

“他们说我和领导关系不 好。还有领导在会上公开说我是白专——现在这个社会还提白专!我是搞技术为人民工作。我白专的技术总比你们一天到晚打麻将,吃吃喝喝好。”

 

最让潘正权屈辱的是作为地震局唯一的预报权威,他的计算机还是96年购买的,已经无法使用,申请购买打印机,扫描仪都不与批准。别的科室都发了七八千一台的相机,潘最需要相机工作,给他的却是傻瓜机。

 

“我难道真是个傻瓜吗?”

 

潘自然是“笨蛋”,没过多久,他就说出了一番注定要得罪领导的话:“现在反思起来,国家地震局、四川地震局从战略思想上来说就是错的。国家三十多个亿搞地震预报的钱放在鲜水河地震带去了,他们认为西昌重要得很,有好大的地震。2004年四川省研讨会上,我就提出四川最危险的地方是龙门山,鲜水河现在概率很小,从时序周期节奏来说,还没有到。”

 

说到底,鲜水河有一大堆水电站啊。

 

上下脱节

 

说是不干了,退休,但一说起地震预测,潘又两眼放光。

 

“地震能不能预测?地震是引力的积累,能量的释放,以地震形式释放出来,在能量积累阶段,地表上感觉到的东西,肯定有。第一个,中国地震预报四十多年,没有前兆,人们就没得玩。周总理早说地震是有前兆,可以预报,你说没有预报,那以前是怎么预报出来的。是专家拍脑子弄出来的吗?是有依据的,至于时间准不准,是判断的问题,只能说我们的认识还没有深入到那一点去。如果全国人民象弄萨斯那样弄地震,你说弄得到弄不到?你说没有前兆,我说的那些条是不是前兆?你如果能将我反驳掉,千千万万水井,为什么就那一个出现?松潘平武就出现过,我为什么敢报异常呢?科学家们老说准确,要啥子准确。原因都不清楚的东西。地震预报,人们形容,我们就是在黑屋子里摸门。要啥子准确,老是对我们苛求。要准确要准确,我的预报非常准确就是震级小一点嘛。总比你们圈圈都不划,准确到哪儿去罗!

 

这些年来,地震局上面机构与下面脱节。四川省地震局属于国家地震局派出机构,四川省地震局就没有一个管地市州的部门。四川省地震局是首席分析员制度。他咋管。四川省地方处是管台站建设的。省地震局监测预报处改了名字了,综合科技发展处。就没有预报官。我们向上报情况,都是报四川省地震局监测预报研究所。

 

(此处因作者要求删去三句),我的一把破椅子,坐了十六年。”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