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酷评中国]首页 

酷评中国
博客分类  >  其它
酷评中国  >  其它
爱国,要从撒谎开始?

11652

爱国,要从撒谎开始?

二黑

 

 

二黑这两天在写质疑“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贴子。

 

开头只是好玩,结果越看资料,越是心里不舒服,觉得中国的许多宣传太不真实了。写成几个初级稿发到网上,结果收到的回应更加重了我的不舒服。

 

其实,当年殖民当局对中国人的奴役、压迫是十分严重的,这一点,连西方右翼的历史学家也不得不承认。

 

但要命的是,中国人面对屈辱和痛苦的态度,实在太可怕了。要么一味地回避,麻醉自己;要么就是意淫,自虐,夸张。想到鲁迅先生的话:中国历来对外国人只有两种称呼,一个是主人,一个是禽兽。

为什么中国不愿意用一种实事求是,认认真真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过去和屈辱呢?我们为什么不能认认真真地把殖民当局对中国人的罪行,一笔笔写下来,展示出来,向西方国家示威呢?

 

大家知道西欧国家之所以现在对待非洲黑人(甚至是非法移民)十分宽容,甚至是放纵,那是因为上个世纪中叶以来,西方的左翼学者、文艺家和活动家,成功揭露了西欧几百年来对非洲犯下的累累罪行,打痛了西方社会的良心。西方社会觉得亏欠了黑非洲,正在进行一定形式上的补偿。

 

美国也对黑人采取了“补偿性原则”,就是要还“孽债”。

 

西半球都觉得自己对不起犹太人,那也是犹太人善于记忆、整理、展现自己的痛苦。最近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新馆开幕,里面有个建筑就是旋转上升穹顶上镶嵌着密密麻麻的死难者照片,这是多么让人震撼。以色列到各处搜寻着数以亿计的死难者和相关事件的档案。正是在这些铁的证据面前,德国人,甚至整个西方没有人对大屠杀,有任何质疑。

 

相反,我们人干了一些什么?除了“扫荡”、“三光”、“南京大屠杀”这几个抽象化了名词,还记住了日本人对我们到底犯下过什么样的罪行?

 

最近,中国人的确有进步,开始认识到搜集、整理、展示罪证的意义。

上海师范大学的苏绍智教授致力于搜集上海附近地区“慰安妇”的罪行,九十年代教授开始做调查时,上海附近还有一千余“慰安妇”受害者,现在只有百余了。据说上海的旧“慰安所”已经拆得差不多,原来上海、南京等地准备保留几个旧的“慰安所”作为纪念馆,可是很多中国人严重反对,认为这是国耻,特别是被日本鬼子奸淫的事,是国耻中的国耻,不能张扬。

 

我真不懂,中国人除了意淫老祖宗,搞“盛世大联欢”,喊“杀光小日本”,还会什么?大家难道不明白——“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大地上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罄竹难书”,这句话就是屁话吗?

 

真正让日本军国主义者受到打击的,让中国的严重苦难得到全世界的同情和理解的,是日本人在中国的哪里,何时,对何人,造成何种痛苦,一件件具体严肃,可以核实,经得住推敲、检验的具体罪行,而不是上面那些空话。

 

举个例子,一个七十年西方记者的游记,给我刺激很大,那时他被带领去参观,井陉地区的日本强征苦役煤矿,当时有很多中国人死在那里,被埋在一起。这本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结果被中国人自己的“粗枝大叶”搞砸了。看看那位记者什么反应:他们把这个坑叫做“万人坑”,给据我估计,里面尸骨不超过200具。我相信这位记者对中国的“夸张”能力,有了很深的映象。从后来的游记里可以看出来,他对中国人的不信任。

 

后来,我每次听到“万人坑”什么的,就会想,大概这只能感动中国人吧!难道,我们就不会认真清点一下,到底被杀了多少人吗?非得要说“万人坑”,而且还千方百计让外国人往多里想象吗?难道人家就非得陪着我们自虐吗?

 

其他不说,就说个大数据吧,二战中中国到底死了多少人?有的说三千万,有的说五千万,还有其他说法。但是没有一个统计出来的数据让国际上信服。到现在为止,国际还是相信苏联是二战牺牲最大的国家。

 

有人说,那么我们干什么要国际上相信呢?

第一, 可以在国际上获得道义支持,比如最近日本进安理会的事;

第二, 减少国内的愚民政策。

 

什么“东亚病夫”,“华人与狗”,“八国联军”,“红头阿三”,“三光政策”,“万人坑”,这些大而不当的“屈辱符号”,除了能煽动中国人,能让哪个外国人,感觉到自己的祖先对中国人犯下严重罪行,感到忏悔?

 

在揭露“华人与狗”一事中,二黑曾指出出文学家、文化副部长周而复、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和诗人王辛笛有头有脸的人物在面对过去屈辱时的一种夸张、造作和人云亦云的态度,表达中硬伤很明显,很多,稍加认真就可以看出,我心里很寒。难道我们的国耻非得依赖这些谎言吗?

 

因为二黑的确知道,这个世界上,中国以外很少人相信、知道(知道了也不相信)南京大屠杀,以及中国人民在八年抗战中的痛苦和羞辱。

二黑当初了解到这一情况也是不服气,觉得凭什么外国人就是不相信我们的话啊!

 

后来发现我们揭露出的罪行,实在太粗枝大叶了,“细节不真实”了。只要像稍微理性、认真地对待,查考、对比、分析、勾稽,就会发现有漏洞,而中国人却天真地认为那是“不容质疑和否认的”。

 

国际规则是适用英美法系那套规则,有个“证人诚信考验”问题。如果,你在一些无关宏旨的问题上不真实,那么就会导致你的所有的话都不被采信。

 

可是国人拒绝真相的态度(或者至少是质疑民族伤疤的态度),让我心更寒。二黑只是指出“华人与狗”的一些证明,不能成立。就莫明其妙,受到海量谩骂。说我舔外国人XX,是汉奸,是猪。还有几个反复问我:你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倒是没有几个跟我争辩质疑能不能成立的。

 

还有人更绝,说:既然我们受到租界的歧视,分辨是哪种歧视有意义吗?

 

如果你被强奸,你说你被轮奸,想多抓几个进狱,那会有什么结果?

如果你被偷窃,你说你被抢劫,想多报复一下对方,那会有什么结果?

 

那只会让你的信誉扫地,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也许我们在一个专职的社会里呆得太久了,学会太多的“政治智慧”,而忘了人人打交通的起码原则——不说谎,特别不要撒很容易被揭穿的谎)

 

大家还记得五六年前,崔永元主持《实话实说》的“东史郎”专辑吧。当年,现场只有一位日本女留学生观点与史郎相悖,否定了东史郎日记中的一些观点。当然,东史郞先生是做了主场,不断赢得全场的掌声,还有现场观众的支持。那位日本女留学生的讲话却不断被打断,受到嘘声。

 

可是,从辨论的角度看,那个留学生是胜者,因为她是合理地质疑东史郎的一些表述,而那些爱国的北京大哥大姐,说的又是什么呢?他们没有本事回应质疑,采取“鸵鸟政策”,颠来倒去,讲那几句大而无当的话。“不容否认”,“罄竹难书”,就到了京骂的边缘了。

 

最后留学生被截着话头说:希望东史郎先生,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做对不起国家和社会的事。我当时就知道了,如果,这真是一场审判日本二战罪行的法庭辩论的话,中国人已经输光了官司了。

 

当时很寒。

 

看到,一个网友读了我揭露“华人与狗”的谎言的贴子以后,应该是相信我的说法,居然说出这么一句:“如果我在当年也会,编造这么一个谎言来激励大家的。”

 

我的心更寒了。

 

爱国,为什么要从撒谎开始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