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酷评中国]首页 

酷评中国
博客分类  >  其它
酷评中国  >  其它
美国教授看马克思的错误(7)

24875

第七节:分饼的政治学

 

  第五、六节提到公平原则,而怎么说都有人觉得吃了亏。于是还得侃侃。

  一个简单的日常生活问题包含着极其深刻的政治学:两个贪心饿鬼要分一个饼吃。而这俩都不是省油的灯,谁要怀疑他少分了一丁点都跟你没完。你说他们应该怎样切才公平?

  很多人会想,这还不简单。从正中二一添做五,平均主义。因为这世界不患寡而患不均。行不行?可你忘了,这两人拿到自己那一半时,眼睛还会盯着另一半。心想他那半拉子里夹的是花旗参,我这半里一定是萝卜干。我非干他不可!

  我们中国人号称文明悠久,聪明过人。可我们到今天还没有想清楚这么个简单问题。

  五千年过去了,我们的思路还停留在盼包公转世,或哀求当政者“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眼巴巴地期望分饼人刀下留情,让我等还有活路。

  还有一批文人甚至摇唇鼓舌,说只要经济发展而把饼做大点,怎么腐败分法都行。听得我都要吐。多大的饼能养得起成克杰?

  江核心的答案是让分饼干部们去“三讲”,据说讲完后分得楞是匀。

  马克思的分法是先“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后“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可惜他治学缺乏严谨,搞不清楚到底怎么按劳分配,谁来分配。其门徒也不闹明白,胡来一气。留下一个永远理不清的烂摊子。

  老马及后来的小马们,似乎也觉得不对。因此又有更荒谬的解决办法:把这两个小气鬼改造成共产主义新人。于是怎么分都无所谓啦。也不想想做不做得到。

  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问题有着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答案:分权制衡!

  两人只要说清楚,一个动刀子切,另一个动手先挑。切者不能挑而挑者不能切。自然天下太平(即公平)。

  别搞错了。切饼者完全可以是个傻帽,自做聪明把饼分得一半大一半小。当他发现剩下给他的是小的那一块,他只能煽自个儿的耳刮子。

  挑饼的仍然可以发现,他挑的那半夹着萝卜干而另一块里有花旗参。他跺脚咬牙恨的也是自己怎么不挑那一头。

  这就是公平!公平是唯心而不是唯物。

  于是当分饼制度一旦建立,这饼必越分越合理。相反,只要切饼人有权先挑,而且这家伙有终身制,即使他当初的确是圣贤,这饼也只会越分越不均。

  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明白,为什么美国200多年来越来越廉洁,就因为美国的国父们立下了三权分立的分饼制度。这个制度不在于消灭人的恶习恶念,却迫使人为私利求公平。迫使魔鬼伪装圣人,拿到小的那块时心里恨得直咬牙嘴上还自吹是我让你一马。

  而为什么共产党统治的中国才50就越来越腐败?就因为中国人傻到把切饼分饼权一鼓脑儿都交给了一个天子!我们中国人2000年来,总是埋怨分饼人不地道。受不了就把他宰了换一个。过若干年又宰又换,永远逃不出这个怪圈。

  哥儿们,不是分饼人不地道,是分饼制度sucks!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百试百灵。

  老马克思的“分配”论的内涵,是把人分成分配者和被分配者。这就是为什么小马们个个专制。

  你还等人“分配”吗?

  接着侃之前先给网友们出一题:三兄弟都爱这三项遗产,一辆爱车,一栋吉屋,10万大洋。车,房绝对不能卖。三人又不想住一起。这怎么分才公平?

  答案以后自会侃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