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酷评中国]首页 

酷评中国
博客分类  >  其它
酷评中国  >  其它
马克思不过是披着科学外衣的邪教教主

24972

马克思不过是披着科学外衣的邪教教主

辛声

 

 

世界上许多宗教和有神信仰都有关于人将得到的拯救的思想。但是,不管是什么宗教或有神信仰,在他们看来,能够拯救人的要么是神,要么是神选中的代表,绝对不可能是寻常的凡人。这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心性层次和与之匹配的能力拯救人。而人,即便是再聪明再伟大再高尚的人,归根到底也只是人,不可能在道德境界上达到与神相同的层次,并具备与之匹配的能力。也就是说,在神与人之间始终存在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但古往今来,却总是不断有人试图逾越这条鸿沟,他们或自称弥赛亚,或以救世主自居。

 

在中世纪的基督教国家里,就曾出现过一些这类的弥赛亚。如12世纪时,有个名叫坦凯尔姆的人招来大批跟从者,整个安特卫普城均受其控制。这位弥赛亚自称为神,甚至把自己沐浴的水卖给跟从者喝,作为圣礼。

  

到了20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人类比以前更期望有一个弥赛亚能给自己带来和平,因此,出现了不少自诩为弥赛亚的人。在工业国家,有些宗教领袖,如韩国统一教教主文鲜明便自诩为耶稣基督的继承人。他的理想是要结合手下虔诚的信徒,建立一个统一的大家庭以净化世界。政治领袖们也曾试图扮演弥赛亚的角色。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便曾雄心勃勃、大言不惭地谈及他要建立一个千年帝国。与他们一样,马克思也以现代社会的救世主自居。

 

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是马克思的朋友。他曾这样形容马克思:“他俨然就是人们的上帝,他不能容忍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人是上帝。他要人们像神一样崇拜他,把他作为偶像顶礼膜拜,否则就大加挞伐,或阴谋迫害。”其实,早在大学时代,马克思就曾在一首诗里直言不讳地宣称:“面对整个奸诈的世界,/我会毫不留情地把战挑,/让世界这庞然大物塌倒,/它自身扑灭不了这火苗。”“那时我就会像上帝一样,/在这宇宙的废墟上漫步;/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行动,/我是尘世生活的造物主。”

 

诗中,马克思不但视自己为“奸诈的世界”的对立面,光明、真理和未来的化身,而且自以为有着“像上帝一样”不可抗拒的威力,能够造出“击世的霹雳”,让“奸诈的世界”这个“庞然大物”在自己的挑战下轰然倒地,而且,他还称自己的“每句话都是行动”。显然,在马克思眼中,现实世界纯属一片黑暗,充满了奸诈,只有他才能够彻底推倒这个奸诈黑暗的世界,将受难的世人拯救出来,把他们带入一个充满美好和光明的新世界。不用说,只有一个自居为救世主的自大狂,才会如此看待自己和世界。

 

当然,当我们这样描述马克思的形象时,肯定会遭到其信徒的反对。他们会说,马克思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由客观规律而不是神的意志决定的,从来就不承认救世主的存在。国际歌里不就是这样唱的么:“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不错,马克思否认救世主的存在,但他否认的其实是宗教神学意义上的救世主,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在他看来,这样的救世主是不存在的。但在否认有这种救世主存在的同时,他却有意无意地把自己抬高到了救世主的地位。或者说,他否认神学意义上的救世主,其实是为了取代神的地位,由自己充当救世主。尽管他并没有明目张胆地把救世主的标签贴在自己的脸上,但从他的所思所言所行来看,他正是这么看待自己的,他试图扮演的也正是这样的角色。一部《共产党宣言》,就是最好的证明。从外在形式到内在精神,它展现给世人的都是一个自居为历史规律化身,自以为真理在握,自命为代表了无产阶级和绝大多数人利益,自信必将颠覆整个旧世界,建立起一个新世界的救世主的形象!

    

马克思也好,希特勒也好,别的什么人也好,既然他们是人不是神,当然也就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然而,尽管他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却又自居为救世主。试想,世上还有更甚于此的僭妄之举吗?显而易见,这样的救世主充其量不过是僭越的救世主,通俗地说,也就是假冒的救世主。

 

对于这种人物的出现,《圣经》中其实早有预见。翻开《新约·马太福音》,耶稣当年曾明确告诉人们:“那时-----许多伪先知将涌现,迷惑众人。”圣保罗也曾预言:“那大罪人,沉沦之子,将会显现。他反对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他跟随撒旦之功而来,带着所有力量、标记、谎称的奇迹,在众人身上行一切不义的诡诈,使他们毁灭 ------”耶稣说到的“伪先知”和圣保罗预言的“沉沦之子”,其实就是马克思这种假冒的救世主。

 

真正的救世主与假冒的救世主截然不同。前者是博爱慈悲的,而且这种博爱慈悲是发自本性的,绝不是装出来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要救人,也才救得了人。而后者尽管热衷于以爱心示人,但那不过是在装模作样地作秀,或是在自我感动自我陶醉而已,他们心底里从来就没有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博爱和慈悲可言,有的只是膨胀到顶点的自大。在他们眼里,人类社会仅仅只是显示和证实自己救世主地位的舞台,而民众存在的意义,除了供他们驱使以实现自己的个人意志之外,就在于不断地对其顶礼膜拜和感恩戴德,以满足他们永无止境的虚荣心。

 

说到底,这种假冒的救世主不就是邪教教主吗!他们宣扬的思想其实就是邪教的教义,而他们的信众其实也就是邪教的教徒。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也只不过是,他们中有些人是以宗教的面目示人,另一些人,如马克思、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则始终披着一件反宗教的科学外衣。一旦揭去这件外衣,西洋镜也就拆穿了——马克思不过是化身为思想家和革命家的邪教教主,共产主义不过是用科学精心包装过的邪教教义,而共产党则是以政党面目出现的践行这个教义的邪教团体。

 

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历时一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会那么邪恶和富于欺骗性,为什么它带给人类的必定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大劫难了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