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酷评中国]首页 

酷评中国
博客分类  >  其它
酷评中国  >  国家政治
中国为何坚持打压“独立候选人”?

65719
中国为何坚持打压“独立候选人”? 今年是中共五年一次的区县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不少地区都有独立候选人报名参选,但跟以往一样,都无一例外的遭到了警方不同程度的打压。 北京有18名独立候选人,他们于今年10月14日宣布联合参选基层人大,目前均遭到警方打压。警方除了不允许他们参加原定24日举行的选举宣传活动外,还禁止他们接受外媒采访,并且派警察对他们严防死守。 家住北京西城区的独立候选人野靖环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10月23日,他们18人都被警察找过,不准他们参加选举宣传活动,其中有四人即时“被旅游”了。警方还威胁杨凌云不准接受外媒采访。 “在前一天,我们所有的人都被派出所警察找了,有四个人立刻决定被带到外地旅游,其他每个人家里都有警察、保安在家门口堵著,不让出门。杨凌云家更是严重,从早上9点一直到夜里11点,不停地连续打电话,警察上门威胁,说法新社、共同社、朝日新闻等等已经正式向外事办申请采访杨凌云进行的选举宣传活动,外事办已经批准了,可是就是不能让他们采访成了,你这样做就是涉嫌和敌对国家的敌对势力勾结。而且野靖环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所以你们两个要承担极大的法律责任。” 目前正在“被旅游”的北京18名参选人之一郑威24日向记者表示,虽然他们之前想到会遭到打压,但没想到会被骚扰、打压的这么厉害。野靖环23日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封手写的转告有关部门的信函,其中说:“我参加选举是合法的,你们的阻止和打压是非法的……我无意和政府对抗,更无力和公安对抗,你们对我的长期迫害,已经让我对你们产生极大的恐惧。所以,明天杨凌云家的选举宣传活动我不敢去参加了。” 除了北京,其它地区的独立候选人也都遭到了警方的打压。湖南衡阳异见人士管桂林今年9月登记参选镇人大代表,被当局以“破坏选举罪”行政拘留,行拘期满后又被转为刑事拘留;江西抚州市资溪县独立参选人杨微今年8月参与选举当地人大代表遭到当局行政拘留,获释后仍被跟踪、威胁,家门口24小时有人监视;而甘肃省永靖县6月举行基层人大代表选举,至少有5名独立参选或被推选的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其中维权人士瞿明学一度被当局以“破坏选举罪”逮捕,在被羁押一个多月后才获释。 中共宪法和选举法规定,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选举法第二十九条还规定,“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可以联合或者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外,还有“选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可见,参选人大是每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但事实中共一直都在践踏这一权利。 那么中共为何一直要坚持打压独立候选人呢?只要你理解了中共的权力逻辑你就不难明白原因所在了。 与民主社会的政党完全不同,中共是马列邪教孕育出来的极权专制党,这个党最大的特点就是坚持对权力的垄断。因为坚持对权力的垄断,当然就拒绝与别的组织或个人分享权力;因为坚持对权力的垄断,当然也就惧怕人们对其权力的挑战。而独立候选人的出现恰恰在这两方面触犯了中共的政治忌讳。 虽然中共一直标榜人大代表是选民选出来的,人大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最高权力机关,但了解中共人大运作的人都知道,那纯粹就是一派胡言。中国的人大代表其实都是中共各级组织指定安排的。他们名义上是人民代表,实际上是官派代表。这样的代表当选后,当然要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由这样的代表组成的人大,怎么可能代表人民当家作主?充其量只能是听命于中共的表决机器和政治花瓶。 而独立候选人就不同了。顾名思义,所谓“独立”其实就是独立于中共的意志之外,既不是中共制定的人选,也不服从于它的旨意。所以,中国宪法学教授童之伟曾把公民独立参选形象的比喻为在“计划政治原野上点燃了市场政治的火炬”。试想,这样的候选人不是对中共权力的挑战又是什么?更可怕的是,一旦他们真的当选了,就可能代表民众发声,如此一来,一边倒的人大代表中岂不是就将出现与党的意志不和谐的“杂音”?一旦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那人大还怎么充顺顺当当的当表决机器和政治花瓶?所以,中共为了维持对权力的垄断,必定会想方设法对独立候选人予以打压。 不过,也正是这种打压让人们更加看清了中共的所谓人民当家作主纯粹就是一通狗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